<

大事记

1986 - Alexandre Ivanovitch Kouprine

Alexandre Ivanovitch Kouprine

"I could not allow myself to be searched for the sole reason that I had in my pocket a Breguet precisely similar to that of Count Olkhovsky, left to me by my grandfather."

Alexandre Ivanovitch Kouprine
Tempus ex Machina, 1986

亚历山大•伊万诺维奇•库普林(Alexander Ivanovich Kuprin)(1870-1938)的小说秉承现实主义传统,是见证宝玑钟表在俄国人记忆中历久不衰的知名度的最佳佐证。在一篇名为《遗失的表》(The Missing Watch)的短篇小说中,他讲述了一群骑兵军官在某晚举办酒会的故事。酒会上,其中一位军官,奥克荷夫斯基伯爵(Count Olkhovsky),向大肆吹嘘他珍贵的宝玑腕表,最后发现表并不在自己袋中,便开始惊慌失措。为了消除自身嫌疑,且在酒精和疲劳的影响下,所有军官都同意搜身。而唯有彻可马夫中尉(Lieutenant Chekmarev)拒绝搜身,而被迫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离开了酒会。几分钟后,有人在大酒杯下面找到了奥克荷夫斯基伯爵丢失的宝玑表。与此同时,已返回营房的彻可马夫却被发现头部中枪而死。留在他的写字台上的自杀绝笔写道:“永别了,亲爱的同志们。我向上帝发誓……我是无辜的。我之所以不同意搜身唯一原因,只是因为我口袋里有块跟奥克荷夫斯基伯爵一模一样的宝玑表,那是我祖父留给我的。”

这篇结局悲惨的故事,作为标题为《Tempus ex Machina》的一篇关于宝玑作品的文章的部分内容,刊登在第22期(1986年)的 FMR 杂志上。追根问底者可能会质疑早期宝玑表所具有的“精确相似性”,事实上,所有的宝玑表均独一无二,且均带有唯一编号。但是,若果真如此,就不会出现上面的故事。

X
+
-
点击按纽,以启用或禁用cookies类别。彩色按纽表明该cookies已被启用(蓝色),否则为禁用(灰色)。
Cookies可保证本网站的最佳使用体验。继续浏览本网站表明您同意我们使用cookies。 您可以通过修改设置来启用或禁用每种类型的cookies。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,请详阅我们的隐私政策